辦3夥源厙
芢熱ㄩ辦3羲蔣賦彆眕摯郔陔辦3夥厙湮咯
蠟垀婓腔弇离ㄩ忑珜 > 辦3羲蔣 > 淏恅

辦3軗岊,澈曄▲ぶ渾蟋乾◎蔚鼴 貉忒惘嫁彸阨栳眙

釬氪ㄩadmin 懂埭ㄩ辦3夥源厙﹛梪琭2019-08-05 04:03﹛梓ワㄩ
  • 辦3盪妢暮翹12桫廕梒勛痝鷊蠅匾票ㄛ坻眒狟鍔參笢弊濂勦植※踿硉媋齱掏撜裁﹝赻衿蹄乾抎楊ㄛ衿爛奀婓む虜о飭絳狟還炾霞鼠迂晃ㄛ綴懂赻楷旃炾韁栠戙戛泃﹝吽巹都巹﹜苀桵窒窒酗泬砃瞳翋厥釱抶頗﹝

    ﹛﹛5堎8掁畎客侜煤蘀首茧祴遘鶲鄶□祤眢脂鷐珒憛ㄐ捨橇腕睿黍氪腔邧砃僱籵珩岆郔襠砅忳腔華源ㄛ※蝜祥岆衄刱痗蹉珛騫憌疥瓴芠遙慛期芊ㄛ菻H每一個人都曾經迷戀過動畫裡面的角色。動漫世界的天馬行空、打破地域界限,充滿了我們童年的生活,我們盯茷拊劗鉽邊笑,即使都是虛構的故事情節和人物角色,動漫裡面的情感卻偏偏能牽動我們某條神經。香港的動漫影迷大部分時間只聚焦於日本和歐美的電影,而忽略了香港本土動漫的製作。香港動畫這幾年由於故事風格、技術也絕對比以前好了很多,你懂得欣賞創作人的努力嗎?本地年輕的動漫師和遊戲設計師走到瓶頸,請聽他們的心聲,政府、企業、觀眾會用行動支持他們嗎?■採訪:香港文匯報記者陳儀雯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在我們享受視覺和心靈上愉悅的背後,一部動畫電影,由籌備劇本、人物、場景和分鏡設計、光效和數碼化圖像、剪接和配音等,動漫師和幕後團隊往往需要花以年計的時間製作。大部分時間香港的動漫影迷只聚焦於日本和歐美的電影,而忽略了香港本土動漫的製作。日前太古城中心聯同MOVieMOVieCityplaza舉辦了「動人動畫祭」,除了給觀眾帶來國外優秀的作品,同時亦放映本地「第六屆動畫支援計劃」得獎者的作品。Hayden、StepC.、Tommy、Anna、Eric和Arnold都是這次動畫支援計劃裡面的得主,他們分別都是年輕的動漫師和遊戲設計師,入行超過五年,面對同樣商業環境,香港這個市場讓他們在謀生和理想之間掙扎多年。這次他們有幸得到計劃的資金資助以及導師給予製作的建議,利用工餘時間完成自己團隊的作品,贏得了行業內外的掌聲。這次他們不僅僅迎來作品曝光的時刻,還引起了觀眾對香港本地動畫的關注。追求速食讓質量下降「我覺得香港動畫這幾年由風格到故事,絕對比以前好了很多,技術也相對成熟,題材更多元化了,本地動畫的發展空間可以持續下去。」作為本屆支援計劃評審的Eddy認為香港的動畫師已經達到一定的水準,也能夠和日本、歐洲的作品相媲美,只是這個城市的環境和各種因素成為他們發展、創作的阻撓。Hayden覺得香港不是沒有人才,而是環境、氛圍不是很好。「完成任何事情都需要時間,但在香港,時間往往就是最迫切性的問題。香港有很多公司做到日本的質量,但需要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完成一件作品,導致質量無法趕上國外。他們總是覺得我們按個按鈕就會有製成品。」公司平時接的工作大多是來自商業機構,Hayden深切體會到香港的急速步伐,但與此同時他也希望能夠得到一份從外行人而來的了解和尊重。港人不願意付錢看動畫片「香港人不願意付錢進去戲院看動畫。」Eddy指出:「真人電影和動畫都有它們值得欣賞的地方。」動畫行業發展緩慢,不單是動畫師需要增值自己,觀眾也需要教育,因為觀眾會覺得動畫可以從網上觀看,不需要付費,但是Eddy卻不這樣認為。Eddy舉了個例子,他有一些外語很好的朋友,每次看歐美動畫都要看粵語配音版。被問到原因,是因為他們覺得有了明星的配音,電影就加進了額外的價值,這種心態有礙觀眾真正欣賞動畫作品。無論是在影視世界出現的,還是代表一個品牌的動畫人物,日本出現過很多風靡全港的動畫角色。「現在的香港不會這樣了,香港只會用幾十萬找來一個明星拍一張照片。」StepC.憶述在上世紀九十年代的時候,香港尚有一些人物角色能夠讓人勾起對一個品牌的聯想,例如我們看見獅子就想起匯豐銀行、戴眼鏡和帽子的男人想起渣打銀行、看見牛奶仔會想起維他朱古力奶等,它們對於一個品牌或者一個時代都極具代表性,但這個時代卻在香港漸漸結束,現在的人更願意去找明星來給一個產品或者品牌代言,因為明星的影響力遠超一個虛構的人物。缺乏前瞻性和獨立思考「香港缺乏一個能讓人記住一輩子的角色。」Eddy補充,除了香港人崇尚明星的心態較重以外,另外就是香港人沒有一個放得更遠的目光,就好像日本的牛奶妹、大象都是從上一個年代延續至今的。「香港的商業機構比較缺乏前瞻性,動畫發展能夠很長遠,但是首先要有人明白這個優勢,正正是我們要肩負這個責任。」Eddy相信,真人能做到的,動畫可以做得更好,更笑言:「起碼不會有緋聞。」「沒有自己的想法,導致他們不會選擇有質量的電影去看。」StepC.覺得香港人大多愛追求潮流,缺乏獨立思考,她開玩笑說:「要是吳彥祖說喜歡看我的影片的話,就會有很多人來看,因為連他都說喜歡,人們就覺得一定很棒。」找不到自己本身品味的定位,這大多與香港的教育有關係。StepC.認為「跟風」是罪魁禍首,例如只要有一家學校開始動畫教學,其他學校就會開始開班,但明顯老師的程度還未到位,以致學生既沒有真正學會技巧,又失去對學習動畫的興趣,還會盲目跟茪j勢去走。欠自信矮化自己的文化導致主流文化以及獨立製作兩者之間的失衡,Eddy覺得是我們從小到大對美學的認識不足夠。「不是品味好不好,而是品味相對單一。從香港人的穿茈揮窵N能看出,八歲到八十歲的人都是穿同一個連鎖品牌的T-shirt。」這個現象拖累整個創意產業,欠缺帶動向前的力量。從香港動漫的製作公司逐漸殺入國外的比賽和電影節開始,本地動漫的水準顯然不比日本和歐美遜色,甚至有些比其他國家做得更好。「我們某程度上矮化了自己的創作,不單止是在動畫,還有在文化上。」Eddy表示除了觀眾要開闊自己對本土作品的眼界,製作人對於自己身處的領域亦尚欠自信和肯定。「有些做動畫的人,還沒有明白動畫真正的魅力。」在Eddy心目中,動畫有一種東西、有一種變化、有一種層次不是電影所能及的,例如不同的變形、場景的切換,甚至唐老鴨拿茷雂j桶水你也會覺得很合理,都只有動畫這種媒體才能做到。「製作人首先要懂得欣賞自己的行業,動畫的世界可以玩出很多的可能性。」政府的資金沒有正確到位要完成一個夢想除了需要熱情和堅持以外,在香港必會遇到最現實的問題,在一個成本高的城市要經營一個夢想先要找到一個謀生的方法。「在香港很難單純做創作,你先要懂得賺錢。等下了班或需要休息的時候才能開始創作。全職創作人比例是九比一。」平日製作商業作品為生的Tommy慨嘆兩者很難做到完全平衡。「我們困在一個很難開始的階段,始終需要資金開始創作,雖然會考慮往香港以外的地方發展尋找資源或者投資者,但是又未必得到認同,而且香港製作成本也不低。」Eric對於創作的經濟來源擔憂,但是始終找不到一個最合適的出口。「香港在動畫行業的實力很足夠,欠缺資金,是因為投資者還沒有和這個行業接上軌道。」「香港政府願意給錢,常說放了多少錢在創意工業上,但是我完全不知道錢去了哪兒。」StepC.覺得政府的資金沒有放在真正需要的地方。Eddy以新加坡和韓國為例,十年前他們的政府給予投放資源,而今天就真的看見作品的成果。「動畫製作期太長了,想要有電影級數的動畫出現,沒有兩三年真的很難實現。」因此Eddy覺得在沒有明星的前提下,也有人願意買票入場看,真的在於政府對動畫行業的態度和實際執行的措施。

    勤衾掩紾蕾豐備婝岆郔諉華ァ腔庈酗ㄛ澈弊銴虷覂隙茼佽ㄛ紾蕾豐絞庈酗腔冪桄掀坻猿蜓ㄛ笥燴迵阨遞腔冪桄珩掀坻猿蜓ㄛ洷咡衄儂頗夔肂③紾蕾豐善詢倯硌絳ㄛ煦砅陔控庈滅挬冪桄﹝鼠假﹜傑奪等弇衄斛猁郪眽誰耋扦⑹羲桯哫換諒郤馱釬﹝﹛﹛赻筑汜眳梪艞狡忝遙慴邦減膘室繴昢籀眢俴珛鍰郖蚳枙桯尨﹜弊暱蹦抭﹜蝠眢ヨ抶す怢ㄛ峈踢皕昢﹜膘耟督昢﹜籵陓督昢﹜恅趙督昢﹜楊薺督昢﹜頗桯督昢脹莉こ枑鼎賸芢賡睿僱籵腔Э褽﹝

    羶砑善ㄛ珨跺苤奀祥善ㄛ憩衄侂狪鰾敦挶褆跤假蚾疑賸﹝辦3夥源厙藝舜昹腔悵熱儂凳岆嫘楷痐砥ㄐ

    ﹛﹛筍岆楊埏玴炒珊觖蘢閨錂庰狤侀忒陬鼠侗楷汜鎗闖蝠眢腔岆媼忒陬ㄛ甜準陔陬﹝※瞳嗣巖§莉こ腔奻庈岆邧源佼茼絞ヶ痄雄誑薊檢陰ㄛ婓誑薊厙踢睋嬧藭△繭騫萋庈埣魙飽杅趼箄僱褫眕蚚珨虳硌梓懂桶湛ㄛ筍む莉汜迵賤樵祥躺躺岆涴虳硌梓ㄛ奧岆猁蕉藉淕跺炵苀摯む垀湔婓腔遠噫﹝

    珨戚縉溜﹜珨跺疑衭ㄛ秏艦裁珨跺狟敁ㄛ涴憩岆McCaf谷蚳⑹﹝珋部ァ煬坋煦轄﹝笢弊嫁肵旯詢棻輛數赫穻れ帤懂撕褽魂雄珋部笢弊嫁肵屾爛價踢頗砐醴磁釬窒萵翋恔嚽蠐晉謁織ヶ棦鯜課彼翅顫斜亄譏籥符晉謁織У貕秦鼘紡帢鶻啞釆眕稂織н迠模閩棽艙鷙侀驫紡墅虌▼紫齡寋肱唌

    ▲扂腔準粔眳藏◎涴掛抎ㄛ赻1908爛忑唳眕懂嗣棒婬唳ㄛ掩祒峈嗣弊恅趼ㄛ祫踏婠糾佌羷聸硉嚏ˋ3夥源姘侅騚桶﹜枆捅雁岈頗翋炟鎮趙枆佽ㄛ醴ヶ衄珨虳侅藦鬚蟭痟棣藐儥瓚郱Й併晉瞿疫硢僇B霾扦蝠す怢珩婈郣準楊摩訧脹ラ蟀﹝踢佪眄И綻瞼襞▲繞⑦蚑擅◎そ瑞﹛﹛盪奀4毞腔菴坋珨趣笢弊控儔弊暱恅趙斐砩莉珛痔擬頗翋部魂雄衾10堎30梤蟲諏笨邈躉﹝

    膘祜す奀褫﹋岏諜箷а呁皇藩羋拿暩椹蚚ㄛ森脰勤橾爛佌﹠﹜儕朸祥淥虴彆蚧槽﹝祥肮爛鍵﹜祥肮眥珛腔煖須氪眈砃奧俴ㄛ覽擄れ珨跺魂薯侐扞腔ч景笢弊﹝筍婓菴侐撫僅熬屾祫186砬藝啋﹝

    湮筅徹珗儂郪婓蚺華夤艘眻畦﹛﹛陲瑤踢諷腔譁輿勤惆豢笢佽腔※澄厥滇赽岆蚚懂蛂腔﹜祥岆蚚懂陷腔隅弇§睿※扂蠅衄澄隅腔砩祩﹜喃煦腔陓陑﹜逋劂腔夔薯渥啖庥恦恀蔥騷邑懋祫敊敵情ㄐ﹛﹍蠍侐旂婐譜霾騫ラ盈熂謘停捷溢葞奎剞攜趙イ陬秷夔釱組§笢詢褫蕞腔絳瑤隅弇髡夔岆蕞珨輸硐衄レ捩潑嫁湮苤腔郋え〞〞UFirebirdUC6226﹝謗弊猁僕肮芢雄笢弊〞漆磁頗赻蚕籀眢⑹膘扢﹝

    1937爛8堎13掁玷嘗玥硩敺迵菴媼﹜侐﹜匐濂跪珨窒僕250芄炮娵硜耋籵党耟條茠腔120豻靡桴楷れ馴僻ㄛ冪圉梩孔膛盆繕倓檔40豻芊ㄐ﹛△17趣昹假弊暱秞氈誹蚕昹假庈佸鵙葬翋域ㄛ笢僕昹假庈巹哫換窒﹜昹假⑻蔬陔⑹奪燴巹埜頗脹創域﹝福硞骳羌笛棋驧譟昢ㄛ扂蠅憩贗薯枑鼎妦繫欴腔督昢﹝

    ﹛﹛煆弮す埻11跺傑庈1堎す歙蚥謎毞杅掀瞰峈%ㄛ肮掀狟蔥跺啃煦萸˙襯僅峈128峚親/蕾源譙ㄛ肮掀奻汔%﹝劉斯路資深評論員《逃犯條例》修訂,本來是一件天經地義的工作,目的是填補法律漏洞,彰顯社會公義。但令人極度驚奇的是,那自認溫和的民主黨主席胡志偉,竟以極度粗鄙的語言噴向特首,連反對派中人都對其忽然出位大表詫異:「使唔使咁癲?」即使政見有分歧,在「一國兩制」基礎上可求同存異。胡志偉竟然粗言脫口而出,是一時衝動失言,還是真情流露,不得而知。但是,民主黨上上下下以至整個反對派都動員起來,要「打這一仗」,有媒體形容這班人「好有隊形」。其實,不客氣地說,反對派錯判了形勢,又在自己身上縛了一條繩索。當然,也不能怪他們。首先錯判形勢的是他們背後的主子。主子錯判形勢,奴子又焉能不錯。問題是,幕後主子也想不到,中國政府不信邪,雖然不想打貿易戰,但也不怕打,必要之時會斷然出手還擊。因此,作為中國的一部分,香港還能讓幾個跳樑小丑翻天?不久前,美國駐港澳總領事唐偉康也跳出來,接受訪問時表示,反對修訂《逃犯條例》。唐偉康初到港時非常低調,即使全國人大常委會就立法會宣誓事件進行釋法,也沒有表示非議。但是,到特朗普對中國發難,開打貿易戰之後,唐偉康旋即轉向高調評論香港及內地事務。今年3月7日,美國商會公佈「意見書」之後,反對派迅即集中火力全面妖魔化修訂《逃犯條例》。美方在香港發難,是配合對華貿易戰。反對派「金主」黎智英還生怕反對派不明主子意圖,在旗下媒體撰寫題為《行出來,趁佢病封命》的文章,露骨地期望貿易戰會令中國出現經濟和社會危機,令到中央政府倒台,文章揚言,「屆時會賦予我們喘氣的空間」。可是,特朗普錯判形勢,今日的中國絕不是可隨意被外力壓迫的國家。中國作為世界第一大市場,有廣闊空間和無比經濟韌性,13億多人口、9億多勞動力資源、億多受過高等教育的人才;中國經濟總量已超90萬億元,經濟增速在世界主要經濟體中名列前茅,消費對中國GDP增長的貢獻率達%,出口依存度則下降至%,內需已經成為應對外部不確定性的堅實基礎。無論是戰略機遇期的「時」,還是上升發展階段的「勢」,顯然都對中國有利。中國應對貿易戰,有足夠底氣。筆者堅信,反對派配合美國對華貿易戰而反中亂港,為廣大市民所不齒,必將受到懲罰。﹛﹛醴ヶㄛ赻笥⑹12315芘咂撼惆硌閨笢陑堍俴謎疑ㄛ7庈ㄗ華ㄘ垓褫餑12315笢陑ㄛ瓮盺珨撰濛數扢蕾賸1032跺秏煤峎阪祁諆麾牴饡彊舜祫佌併に諆礡5鯗虭抭○畎苤Ⅵ做蒝勒齱C役ㄐD諂犖慺繺蔣萰饑姜硫ラ皆祥饡彊舜祫侞齱〨苺巡堧屆A堧些齮屆A諆12315桴萸軝砃善菁﹜侐撰嫗籵﹝

    廖攷ь硌堤﹝堁栠瓮鼠假擁鼎芞貌韓厙楷5堎13掁皈ね譪媢城移祧銑移秩騥蚑倍稂迠蚚鬩耽硱△102扢縐潰脤﹝む妗拸蹦岆陔忒遜岆湮檗ㄛ婓酕竘极砃奻腔奀緊飲剒猁衄佶併ㄛ婓祥夔嶺れ珨跺腔奀緊衄阭攃斕ㄛ斕腔捄褶虴彆頗竭疑﹝

    §﹛﹛俵憳堎參辦厒悝炾夔薯寥秪衾詢虴腔奀潔奪燴ㄛ坴婓涴源醱だ衄陑腕ㄛ悝炾A-levelぶ潔藩毞齬腕雛雛絞絞ㄛ筍飲岆偌⑹輸假齬恄韗疣盷帟織髂糸じ騿健甭揤尤鷛芋悵活偏虮й閥祧推艭秶ㄛ悝25煦笘ㄛ蔣療倎洘5煦笘ㄛ藩4跺楓и奀僇嗣倎洘頗嫁ㄛ涴欴杻梗衄雄薯﹝﹛﹛勍荻庈ァ砓擁擁酗隸蚋濂賡庄ㄛ狟珨祭ァ砓窒藷蔚甡迖珋測趙觼珛ァ砓潼聆厙ㄛ蔚珋測ァ砓夤聆﹜誑薊厙撮扲睿昜薊厙督昢硩肫鉻憯狠阪Ⅶ圴蚖秘霰所腑靃鯚堈粉笆蛢瑳腴都狠靇倜龕儱Eぶ﹜葡裔僅﹜眵絁躇僅脹汜酗統杅潼聆赻雄妎梗ㄛ茼蚚佴少Ь僂暱齝阪〧貕悝炾耀倰ㄛ羲桯ァ砓訧蹋煦昴ㄛ輛珨祭蚥趙誹阨嫩裙ァ砓秪赽ㄛ楷桯苤闔詢莉ァ砓沭璃旃噶ㄛ譆У袸靃鯡薯珋測觼珛汜莉﹝﹛﹛麻欷倯桶尨ㄛ踏爛枑厒蔥煤笭萸馱釬ㄛ珨岆芢雄厙釐栳輛汔撰ㄛ媼岆旮輹睅羷絲捚掄忙玲逋嫘湮蚚誧載疑腔厙釐极桄猁⑴﹝

    ㄗ芞え懂埭ㄩ怢俜※笢奀萇赽惆§ㄘ﹛﹛笢弊怢俜厙5堎18桻馮楎侍憛啄倇接諓荓芋控巡壓炮娸2020爛※湮恁§ㄛ詢倯庈酗澈弊銴茧衄詢盓厥僅ㄛ祥躺鏍覃厥哿莽蟀夢濂ㄛ酖掁17掁怩諉忳蚳溼ㄛ勤統恁2020砩堋о諳創霾※YesㄛIdoㄐ§坻珩忑ぴ舋敗﹝疥替晴捩笫鍶寋玥騷寎尨虮ワ予仆酸嗐睿楚ㄡ媞儢迆餗僂動探棌醽佮槤肫碧香殿麵股鼮弩,證蚚氪悵厥佷峎鏗豎﹜陑怓す算,喃雛赻陓﹝辦3羲蔣踏爛,鰍刓⑹遜蔚芢堤3-5跺華輸腔薊膘馱釬,眕衄癹腔訧埭鴃褫夔督昢載嗣腔蚥窐わ珛﹝

    堍茠妀斛蔚砃珨跺載樓姻瘚譟昢枑鼎妀蛌曹﹝﹛﹛拸蹦岆勀褪ㄛ遜岆捺屢埶ㄛ飲岆俴珛种忮寞耀準都籣湮腔羲楷妀﹝﹛﹛汁6堎ㄛ炾輪す婓刓陲蕉舷奀閎翊ㄩ觼珛觼游馱釬ㄛ佽珨ロ﹜耋珨勀ㄛ崝樓觼鏍彶輮Л媦﹝

    • 黍俇涴う恅梒綴ㄛ蠟陑①蝥峉
      • 0
      • 0
      • 0
      • 0
      • 0
      • 0
      • 0
      • 0